追蹤
當上帝的部落遇到國家
關於部落格
傳統上對我們而言部落即是國家,
現在的這一個不怎麼確定是國家的國家
對我們而言其實也只是部落,
是很多部落合成的大部落,
當國家遇到部落的時候,
國家卻想要凌駕於部落之上,
然而當上帝的部落遇到國家的時候.............
聽啊!在山的那一邊傳來了高亢的凱旋歌!
  • 944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苦勞網記者至部落訪談Masay長老

  馬賽說,從台灣空照圖可發現,阿里山、棲蘭等原本青鬱茂盛的森林,在政府林務局管轄下,過度開發,而變得光光禿禿;反觀司馬庫斯,仍保有青密的森林,清澈的小溪,參天的神木,處處都是原住民具有保育概念的証明。

   部落對森林保育的努力,來自於與生態共生的實際需求,造林是保護生態也是保護家園, 但是這些現實的生活需求卻往往與抱持平地觀點的政府單位產生荒謬的衝突。例如前年因風災頻頻,部落在搶修聯外道路時,發現一因颱風倒下的櫸木;本想拿回部 落再利用,卻被林務局以違反森林法移送偵辦,並冠上「竊盜」罪名,三人各處6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各16萬元,緩刑2年。

 馬賽說,為什麼政府看不見原住民對生態的努力,「反而是把風倒木、枯倒木看得那麼重要?」

「我們一直在思考,這座山,這塊土地,要怎樣才能繼續保 存下去。」馬賽表示,原住民的祖先其實很有保育觀。在砍樹之後,會用石頭建築類似擋土牆的東西;懂得種樹,因為知道大自然並非取之不盡,也知道數木可以幫 他們擋住土石流;明白夏天必須讓動物繁衍,冬天慶典才進行獵捕;也知道要好好保護河川,這樣才能有好水可喝...。

   他表示,如果政府可靜下來聽聽他們的聲音,彼此協商,研究出一個機制,讓他們可以管理自己的山林,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互相尊重,不是很好嗎?」

 馬賽嘆了口氣,引領我到部落中的空地。

「這是我的作品。La qi klokah,La qi 是孩子的意思,klokah是加油的意思;這句話也就是:我的孩子,加油。」馬賽對我說。

 仔細觀察,木雕右前方,一排腳印刻得相當整齊。馬賽表示,這代表祖先的腳印,當時沒有外來政府攪亂原住民生活圈,因此雖然過的困苦,可是他們一步一腳印,延續後代,與大自然共存。

 「緊接著,這是日本人的木屐。」他說,日本政府來台後,不了解原住民的文化背景,開始禁止紋面,反對原住民進行一些傳統活動,他指著木雕上木屐與木屐間的腳印對我說,「族人的腳步開始亂了,文化也開始瓦解了。」

再來,這是皮鞋、高跟鞋」馬賽表示,國民政府來台後,經濟開始繁榮,同胞為了提升物質生活,把土地賣掉、孩子賣掉,引進財團到部落,完全都為了個人利益著想,不看重祖先留下來的土地。」

 他表示,並不是說財團不好,而是財團為了利益、大肆開發賺取金錢的同時,往往不顧原住民生活習慣;原住民也鬥不過財團,因此只好在威脅利誘下,賣掉一塊又一塊的土地。

 「如果我們看輕這塊可以讓我們生存的土地,我們文化要何去何從?」馬賽說,他希望部落的孩子可以加油,像木雕左

的小腳一樣,踏著整齊的步伐,繼續保護祖先留給他們的土地。

 「La qi klokah!」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